欢迎访问某某网站首页!
广告位

创业梦博客资讯网

广告位
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救助 >

直播网红的孤独:村子仅几十户人 靠闻牛粪走红

时间:2017-01-11 09:19 点击: 作者:
[导读]快手的世界看起来如此公平,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自己的账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通过作品质量赢得关注和肯定。刘金为此着迷,他有点子、会演、会拍、能让粉丝们笑,在虚拟世界里,他一呼百应,得到了现实中不可企及的名誉和声望。

(原标题:快手刘金:搞笑红人的现实孤独)

快手的世界看起来如此公平,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自己的账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通过作品质量赢得关注和肯定。刘金为此着迷,他有点子、会演、会拍、能让粉丝们笑,在虚拟世界里,他一呼百应,得到了现实中不可企及的名誉和声望。

直播网红的孤独:村子仅几十户人 靠闻牛粪走红

刘金家屋顶,徒弟任光毅、刘金、徒弟金云、堂弟刘明兴(左起)

两个月前,刘金发现自己快手账号被盗了,绑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刘金崩溃了。绝望中,他不停给盗号的人发私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求你把号还给我。毫无应答。他的账号有100多万粉丝,按惯常的一个粉丝一元钱计算,这个转手能卖100多万的账号是他的主要生活来源。

他不吃不喝,一遍遍刷快手,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把号找回来。他找散打哥帮忙。散打哥在快手上的名气仅次于第一红人MC天佑,当时已有粉丝800多万,据说与快手官方人员相识。

第二天晚上,刘金突然收到官方私信,说搞好了。刘金登录一看,陌生的手机号没有了,他赶紧绑定了自己的号码。

“网络太可怕了。”刘金倒吸一口冷气。

一年前注册快手的时候,这名大山里的青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遭遇“树大招风”的危机。他曾经贫穷、自卑,快手的出现成为他的拐点。他在虚拟世界里收获了大批忠实的拥趸,尝到了被关注和赞扬的滋味。网络世界让刘金看到机会和希望,同时这种虚幻的繁荣也带给他焦虑和不安,他生活在遥远又相互连接的两个世界里。

“金哥”

在刘金的快手视频里,他扮丑、淋大粪、摔跟头、掉水沟,卖力地讨粉丝欢心。粉丝们管他叫“金哥”,在视频的下面不断刷评论。

2015年冬天,一次偶然的机会,23岁的刘金下载了快手,注册了账号,一共两个粉丝,都是他的朋友。

当时他在堂哥开的汽车租赁店里看店,只是单纯的喜欢看搞笑视频。他看别人有几十万粉丝,很好奇:为什么他们会有那么多?“粉丝都是在刷屏‘永远支持’这样的话,我觉得好牛逼啊,我也想成为有很多粉丝的人,想要有人认识,有人知道。”

起初,刘金发一些随手拍的照片,只能被同城的人看到,点击量只有一百多。有一天,他看到有人画了一幅画上了热门。

刘金从小喜欢画画,他试着发了一张素描赵丽颖,也上了热门,一下涨了2000多个粉丝。他特别高兴,收到几十封赞扬的私信,一条一条地回复。

他随后又画了权志龙、杨洋、鹿晗……,涨了3万多粉丝。没多久,画画点击量越来越少。

刘金尝到被关注和赞扬的滋味,对涨粉有了更真切强烈的渴望。他看着满屏的搞笑段子,拉上邻居朋友也摸索着拍。

他最初的灵感来自小时候和同伴互相捉弄,他喜欢恶作剧,脑袋里整人的点子一股一股往外冒,一有时间就从工作的县城回到农村老家把这些想法拍出来。

刚开始什么也不会,都不知道可以配音。看到别人有好看的效果就发私信去问“你这个怎么搞的,可不可以教我一下?”有的人愿意教一下,很多人都不搭理。

琢磨了不到一个月,刘金发出了令自己信心大涨的一个作品:他看到地上有一百块钱,蹲下身佯装系鞋带,刚伸手打算捡,旁边人趁他不注意把钱拿走,换了一坨牛粪,他没注意,一把抓起来还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个段子一发出很快上了热门,点击量超过180万,涨粉3万。他看着评论里“哈哈哈哈”的评论,自己都会笑起来,感觉非常自豪。接下来的段子接二连三上热门,又涨了七八万粉丝。

2016年三四月份,刘金离开堂哥的汽车租赁店回到老家,专职拍段子。当时快手还没有带来收入,他在堂哥的生意里有一点股份,靠每个月一千多块钱的分红生活。

农村条件的拮据艰苦和网络生态的蓬勃繁荣在刘金身上打了一个结。父母长辈看着他好好的工作不做,每天张罗四五个人对着一个小屏幕演来演去,费解又气愤。他的家里甚至搜不到4G信号,装无线之前的两个月里,都要到镇上去上传视频。

那是他最高产的一段时间,每天都会更新,甚至一天发两段、三段。他像走火入魔了一样,别人吃饭他也不吃,坐在一边编辑视频,拍了一个赶紧想下一个。

刘金发现了自己表演的天赋和热情。“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太爱跟别人说话,有点害羞,但在拍快手的时候,感觉就是两个人,非常放得开。”

接上网以后,作为全村唯一一个无线覆盖的地方,每天都有同龄人在刘金家蹭网打游戏。刘金把无线关掉,逼着朋友们配合他拍完段子,再把路由器打开。

“金哥”在现实生活中感到孤独,没有人分担拍段子的压力,没有人理解他内心的渴望。但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收获了大批忠实的拥趸,平均每个上热门的段子都能带来两三万粉丝。

深山

刘金家在贵州山区。从凤冈县城坐小巴车颠簸周折一个半小时到达半山腰的土溪镇,从镇子再步行半个小时上坡路就是四面环山的大连村。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沿一百多米的公路两侧分布。刘金家是村口的一个两层小楼,一层是六七年前盖的两间三米见方的砖房,二层是后来搭的两间木板房,靠一个木头梯子上下。

直播网红的孤独:村子仅几十户人 靠闻牛粪走红

刘金家的房子

村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从上海、浙江、广东的厂子或者工地上往回打钱。攒够了钱回到凤冈县城买一套房子,就算是实现了阶层跨越。

一进腊月,打工青年陆续回家过年,村子热闹起来。刘金家里有无线网络,成了一个据点。开饭的时候,谁赶上谁吃,八九口人围着一个取暖的炉子,在炖白菜的铁锅里下筷子。

这是刘金在童年想都不敢想的热闹场景。刘金小时候,父母租种了二十亩地,永远在山上忙,收成总也不好。

一家三口经常三顿吃土豆,甚至吃茶叶。“哪怕是一小碗饭,我爸妈都不吃,让我吃,我几岁就懂事了,心里难受,也吃不下,都会再分一点给他们。”

刘金最怕的不是饥饿,是孤独。他原本有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在他两三岁的时候死了。他只模糊记得自己和姐姐一起在背筐里装着。长大了才知道,姐姐当时感冒没钱医,心火越来越重,烧死了。

刘金白天跟着妈妈上山,妈妈干活,他坐在一边发呆。晚上别人家有电视,他们家没有,天黑了吃了饭就睡觉。爸爸妈妈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他一个人睁着眼睛,渴望有哥哥姐姐陪伴。他现在想到那个日子就觉得害怕,那是他最难熬的记忆。刘金至今怕黑,晚上从来不起夜上厕所。

网友评论

 报上大名:     输入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验证码
本地测试织梦CMS 安装环境
本地测试织梦CMS 安装环境
织梦好多想本地测试织梦DEDECMS网站,今天 秀站网 安装栏目介绍...
DedeAMPZ出错,无法启动Apache
DedeAMPZ出错,无法启动Apache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AMPZ的文件目录功能:( 本地安装DEDEAMPZ环...
中国将把符合条件的尘肺病家庭纳入低保
中国将把符合条件的尘肺病家庭纳入低保
新京报快讯(记者李丹丹)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国家职业病防治规...
灰色地带的钢管舞者:被说有伤风化 仍戴镣铐起舞
灰色地带的钢管舞者:被说有伤风化 仍戴镣铐起舞
“评论我的工作,催我结婚,问我在国家队一个月收入多少钱?”这...
新浪微筹集内容创业大会在上海举办
新浪微筹集内容创业大会在上海举办
杨浦区副区长谈兵、区投资服务发展中心主任邵波,区发改委、区商...
如何从200万到2个亿:一家传统零售商艰难触电启示录
如何从200万到2个亿:一家传统零售商艰难触电启示录
传统行业转型O2O或者电商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国内最大的零售连锁...
300*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