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某某网站首页!
广告位

创业梦博客资讯网

广告位
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救助 >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时间:2017-08-04 11:50 点击: 作者:
[导读]作为一个NGO 工作者,我这几年的工作重点除了持续为缅甸边境难民营的国内难民(IDP)培训农业和手工课程,还有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在缅甸北方克钦邦(Kachin State)的内战冲突地区对武装部队培力,我们的重点是训练和平谈判,还有停战协议的能力,但是我发现自己

原标题:好好的NGO 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怕阿北变节的NGO 工作者:

阿北,最近常常看到你在做跟哲学相关的活动,为什么NGO 工作不好好做,却要跑去法国上哲学课?是因为NGO 太辛苦了,想转行吗?

从一而终的褚阿北:

我为什么需要去法国学哲学思考?简单的说,我的NGO 工作遇到了严重的瓶颈,到了如果不停下来去学习哲学,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下去的严重地步。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图/By Pexels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和平不靠协商,靠哲学?

自从出社会以来,我没有放过「暑假」。但这几年,每年的冬天跟夏天,我都会放下一切,到法国巴黎一个叫做「法国哲学践行学院」的NGO 接受哲学训练。

作为一个NGO 工作者,我这几年的工作重点除了持续为缅甸边境难民营的国内难民(IDP)培训农业和手工课程,还有另外一个重点,就是在缅甸北方克钦邦(Kachin State)的内战冲突地区对武装部队培力,我们的重点是训练和平谈判,还有停战协议的能力,但是我发现自己在所谓的「和平工作」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

虽然我可以运用很多技巧,可以聚集很多资源,教导武装部队在谈判桌上如何运筹帷幄,但是我没有办法阻止每一次尽了所有努力推动停战协议签订后,没过几个月,又会有新的事端被挑起,于是停战协议视同无效,一切又得重头来过。每一次都元气大伤,我们时常使用的比喻,就是像反复不断的人工流产对于一个女性身体跟心理的残害。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图/Defence-Imagery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要挑起战争是容易的,只需要几颗子弹,或是一把火就行了,但是要停止争斗,并且维持下去,却是困难的。

慢慢的,我甚至开始怀疑,战斗的双方都没有真心想要结束战争的意思。更糟的是,无论我有多少面对解决冲突的技术性知识,却没有办法回答从小在战争中长大的少数民族游击队士兵那个致命性的问题:

「和平为什么一定比较好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于一个从来不知道「和平」是什么的人来说,战争跟冲突才是他熟悉的生活方式。在这之间,他得到他需要的满足感与权力,也可能因此拥有一份能够养家活口的工作,一旦选择和平,对他来说形同「踏出舒适圈」。

我要怎么解释「和平」真的比「战争」好呢?这就好像要跟一个从出生就看不见的盲人解释黄色与红色的区别,合乐888www.vichyhk.com,我真的知道该怎么解释吗?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我需要帮助。而这个帮助,不是更多的人力、更多的和平基金,也不是举办更多的工作坊可以解决的。我向一位专长做冲突解决的丹麦NGO 工作者好友讨教,他告诉我冲突解决的根本,不是技术、也不是资源上的问题。

「那是什么呢?」

「是哲学。」他肯定的告诉我。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和平为什么一定比较好呢?」这个问题,可能要哲学来回答。图/geralt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听到这个答案,我很吃惊。心底深处,我知道他是对的。但问题是,一个从来没有学过哲学,大学时代通识课程的哲学概论还勉强低分及格的我,要从哪里开始?

虽然高中时代买了卡缪(Albert Camus),但从没认真读完,看了所有克里希纳穆提(Jiddu Krishnamurti)的作品,只觉得诙谐,甚至有一段时间相信《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我全宇宙最爱的一本书。大学时代,勉强跟着学姐去哲学系旁听后现代主义。

然而哲学对我来说,始终是一门跟现实完全脱节的纯学术。

正视职涯困难,才能突破重围

因为什么都不懂,我只好偷偷从阅读儿童哲学绘本为起点,开始了我对哲学追寻的第一步。

我当时唯一能够找到的中文儿童哲学绘本,是一个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法国哲学家写的,那个哲学家叫做奥斯卡柏尼菲(Oscar Brenifier)。

我翻着这些给7 岁法国孩子读的绘本,这些书跟我过去读过的都不一样,所有的文字几乎都是问句,而且没有答案;另一方面,我对于自己的匮乏感到非常惭愧,因为对于孩子来说非常容易大胆进入的题目,象是「人生,是什么呢?」对成年的我却万分困难。

也因此,当我后来到达当地的小火车站时,看到一起下火车的人们熟捻地彼此拥抱问好,似乎只有我是全然的陌生人,再听说他们大多都是来自欧洲各地的大学哲学教授,让我这个门外汉觉得相当不自然。

这时候,奥斯卡看到我,他有一点诧异,顺口问我准备好了没有。

「我什么都不懂。」 我诚实回答。

「『空』?那好极了。」奥斯卡耸耸肩:「你已经准备好了。」

我有些讶异,他对我用了「空」这个佛教用语,难道因为我是亚洲人吗?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图/qimino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奥斯卡非常喜欢禅宗跟道家的哲学思想,也常常拿来跟古希腊哲学做比较。

在古希腊时代,「哲学家」(philosopher)跟「诡辩家」(sophists)都是社会上拥有最多知识的人,接受的教育也是一样的,但是他们的态度有着根本上的区别。哲学家永远「想要知道」(wish to know),但诡辩家永远「已经知道」(already in possession of this knowledge),因此前者永远想要更进一步探究深入,但后者对于已经知道的事就认为没有必要进一步思考。

或许奥斯卡是看到了我那种强烈「想要知道」的心,而不是拿出知识分子的骄傲,一副好像我「已经知道」的样子,才因此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来吧!」我放下背包,跟其他4 个陌生人一起跳进志愿帮忙开车的比利时学生老爷车里,拥挤得不得了。「我准备好了。」

好好的NGO不做,为什么需要去上哲学课?

图/Free-Photos @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或许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但是我知道,当职涯遇到瓶颈的时候,一定要正视困难,不能用每天忙碌的例行公事作为借口,自我感觉良好,继续做无效的工作,那是对自己专业的最大侮辱。

如果要能够回到缅甸北方,发挥贡献,面对那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而不只是在无止尽的努力与失望之间恶性循环,学习我从来没有想过的哲学就是我必须要做的事。然而,无论是在世界各地的公民组织进行培力、在台湾西拉雅国家风景区做产业辅导,还是推广法国的哲学践行学院,阿北都会继续在NGO 领域,投入最好的自己,也希望透过这样的工作,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聪明干公益,有效做慈善!

网友评论

 报上大名:     输入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验证码
本地测试织梦CMS 安装环境
本地测试织梦CMS 安装环境
织梦好多想本地测试织梦DEDECMS网站,今天 秀站网 安装栏目介绍...
DedeAMPZ出错,无法启动Apache
DedeAMPZ出错,无法启动Apache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AMPZ的文件目录功能:( 本地安装DEDEAMPZ环...
“凉山诈捐”获利超40万 两主播被采取强制措施
“凉山诈捐”获利超40万 两主播被采取强制措施
网络主播凉山诈捐一事尘埃落定。今晚,凉山警方公布调查结果称,...
创意,让快递胶带也能“说话”
创意,让快递胶带也能“说话”
凤凰网联合爱心企业苏宁、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共同发起“...
阿里京东做投资 为何向创业领域大撒钱?
阿里京东做投资 为何向创业领域大撒钱?
据记者统计,京东、阿里等电商企业除了通过孵化器、众筹等模式关...
如何从200万到2个亿:一家传统零售商艰难触电启示录
如何从200万到2个亿:一家传统零售商艰难触电启示录
传统行业转型O2O或者电商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国内最大的零售连锁...
300*广告位